上海师范大学何云峰教授做客公共管理第82讲名家讲坛
作者:曾勇惠——发布时间:2019-12-05

2019125日上午,第82讲公共管理名家讲坛于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二楼会议室举行。主讲嘉宾为上海师范大学期刊社社长、总编,《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中心主任、主编,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所长何云峰教授。讲座题目为《以劳动幸福理论为基础构筑社会主义新型和谐社会》。讲座由副院长汤兆云教授主持,学院部分老师、研究生参加此次讲坛。

何云峰教授以“人们幸福指数的提升和社会和谐度的下降”这一悖论引出对“劳动幸福和社会和谐的关联度”的思考,并从什么是劳动幸福、为什么人人都有劳动幸福权、劳动幸福权如何保障、劳动幸福权的最大化保障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倡导劳动幸福,建构助推社会和谐的公共理性这五个方面进行了讲解。

首先,何云峰教授谈到幸福感跟快乐感是不同的,前者更为深层和持久,并通过“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这一生动比喻提出劳动幸福的概念,即人通过劳动获得人的类本质而产生的深层愉悦体验。另外,衡量劳动幸福要从人的全面发展程度、劳动解放程度、劳动尊严程度、生存性基础保障程度这五个维度进行。

随后,何教授指出,劳动是人的自我证明,因而人人都应享有劳动幸福权,并从宇宙普遍进化的规律进行了说明。此外,何教授还对比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社会文化价值系统的五个层次,而在社会主义的第二个层次即劳动人权其实就等同于劳动幸福权。至于如何保障劳动幸福权,何教授强调,人类历史就是最大化保障劳动幸福权的试错史,它需要丛林法则、个体生存社会化以及个人和社会的共同努力,并以90年澳大利亚医疗体制改革为例做了形象描述。

紧接着,何教授阐述了劳动幸福权和社会和谐之间的关系,即劳动幸福权的最大化保障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倡导劳动幸福才能助推社会和谐的公共理性。在这个过程中,要着力重视影响社会和谐的四个关节点,分别是创造诚实而自由的劳动、劳动成果二分、仁爱的幸福和公共的幸福。

讲座的最后,何教授总结道,劳动幸福权保障的最大化是个人和社会共同努力的结果,社会要和谐则必须最大限度地保障每个人的劳动幸福权。何云峰教授诙谐幽默的授课风格和翔实有趣的举例拓宽了大家的视野,同时也启发了在座师生对如何调动劳动积极性这一现实问题的思考。之后,何教授耐心解答了大家提出的问题,并将自己的专著《劳动幸福论》赠予副院长汤兆云教授,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地 址:福建省泉州市城华北路269号 邮编:362021 电 话:0595-22693526
版权所有 1996-2009 华侨大学 闽ICP备05005476